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5925日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关于气候变化的联合声明。声明指出,中国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0%-65%,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中国还计划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将覆盖钢铁、电力、化工、建材、造纸和有色金属等重点工业行业。

在这个大前提下,中国将加快七个省市碳交易试点向全国统一碳市场过渡的速度,中国碳市场或将迎来一个春天,但绝对不是将CDM从欧洲市场照搬到中国市场。这就给国家碳市场的顶层设计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下面京能源创的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探讨CCER在搭建统一碳市场中起了什么作用?

首先我们先了解一下为什么碳市场及其容易出现机制和价格失灵的问题。

1. 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看,碳市场的供给曲线是人为设定的, 为了明确减排目标供给曲线是设计好的一个定量,所以供给曲线不会轻易随交易周期变化而变化。但是当经济周期发生重大变化或者强制性建立统一碳市场等事件发生时,供给曲线会重大偏离实际需求,从而导致供给过多或者过少,这时碳市场的价格信号就会严重失灵。

2. 碳市场作为一个整体系统是封闭的,市场内的交易主体全是各省各市的控排企业,当然有一些环境交易所,比如北京,湖北,允许个人,非控排企业参与到二级市场的配额买卖中,但是对个人资产以及严格的审核还是导致外部环境的资金交换量很有限。所以市场供给量是人为实际的固定值,而需求曲线会随经济周期和重大政策事件波动,导致市场风险出现偏差而没有一个固定的风险输出渠道。此时CCER为中国政府统一碳市场提供了一种宏观调控工具,安全阀机制。CCER通过严格的审核审定,消除了地区和行业差异形成流通性强且最具有国家公信力的碳资产。

目前,各地方发改委自行设计CCER使用比例和项目类型,但是国家发改委保留着CCER 签发量和签发速度的最高权限,并且可以通过CCER减排量的使用比例来微调市场配额供给曲线。如果由于经济周期,强制性连接各个市场等外部因素导致了价格和机制失灵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可以统一提高或者降低CCER的使用上限来进行调节供需曲线。针对现阶段国家发改委审批CCER项目的速度和进展比较严格而且耗时的情况,小编认为CCER只不过是碳市场的一个宏观调控工具,换句话说就是个补充,是为了国家宏观调控供需曲线的工具,主要的交易标的物应该是碳排放配额。如果审核速度过快,审批宽松,中国市场很快就会重蹈欧洲碳市场的覆辙,让CCER主导了碳交易市场,破坏了价格信号。

建立全国统一的碳市场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减排目标,最大化利用资源配置,加大碳市场的抗压规模,当价格信号从多样性向单一性过渡时会带来供求曲线较原来发生波动。因此,在国家发改委统一的领导和宏观控制下,利用CCER安全阀调节工具,奖惩机制,发放总量控制等手段促进七试点向全国统一碳市场平稳过渡。


2015年11月02日

我公司协助晋城市科裕达铸造有限公司完成窨井盖系列产品碳足迹盘查
我公司“点碳成金”服务亮相中国国际节能低碳创新技术与装备博览会

上一篇

下一篇

“怡”览碳市场:CCER—全国碳市场的调控工具

本文作者:徐怡婷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